十七岁开始苍老[终我一生走光明大道]

天天狗狗 2022-12-05 11:22:31 阅读:

  高二的一天,放学回来午饭过后一如既往地练钢琴,隐隐约约中听到了小区里有人在吹贝多芬的《欢乐颂》,我停下练习,准备仔细聆听,但能听得出来是初学者有很多音吹得不对。然后我把琴盖打开,按他的节奏并很强调主旋律地弹奏着。

  

  弹着弹着,笛子声没了,我弹完放下手的那几秒,世界变得很安静,我等待着……果不其然,他又开始吹了,我也跟着伴奏,大约半分钟过去,又听到了萨克斯的声音,再到高潮的时候,还有小区里的女高音、架子鼓都加入了进来。

  结束的时候,并未再有任何声音,但我坚信着,那一次“合作”都会给我们留下了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音乐的力量也是永恒的。

  直到我大学的时候在某一天看到了那个流传很广的视频--一个小女孩投进一个硬币后,贝多芬的《欢乐颂》再次奏响于天地间。

  高中的时候,一个周末。突然听到了楼下迎亲的鞭炮。

  我打开琴盖,静静等鞭炮声停下。为不知道哪栋楼的新人伴了一个《婚礼进行曲》~后来人家送上来一盒喜糖~~~~特别开熏~~~

  

  说来惭愧,学琴一直没能坚持下去。学的时候也没有很认真,就挑些自己很喜欢的东西东一点西一点的练练。能为这对新人增点气氛真的是我在钢琴方面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从来也没有指望过自己能有个什么成就,但是收到那盒喜糖,看到外婆很高兴的听我弹出《南泥湾》之类的曲子,就觉得钢琴带给我的远不止一张考级证书。

  初一那年,花钱走关系去了一个市的重点初中。

  朋友和父母不在身边…住在别人家里又很不自由。每天都是好好上学写作业,有空就看书睡觉。每天都是这样虚假的充实…

  后来转班,就遇见了一个不算好看,但很可爱的女孩,我的初恋…一个连鼻尖都充满阳光气息的女孩。 满满的蠢萌与正能量,像冬日的暖阳,让我从头到脚,都倏然温暖。

  

  我们是前后桌。 某一个课间,她兴冲冲地转过来,说她古筝考了多少多少级 ,然后她一脸期待的问我会什么乐器…

  会什么乐器?

  我从小到大在农村长大, 后来稍微大一点又成了混混和网瘾少年,我哪会什么乐器… 我印象里会弹吉他的男生很酷,于是想都没想,说,我会吉他…

  果然她一脸崇拜的看着我…

  

  为了完成这个吹过的逼。我开始在一家琴行报名学吉他。买了我的第一把吉他,一把500块的古典吉他,现在的我看来是烧火棍,当时确实每天晚上都抱着吉他一直练…

  那个时候qq没普及,每天晚上,我和她发2块钱的短信,20条。然后我给她打电话或者她给我打电话,我隔着电话给她弹我根本没有练好的曲子…

  学的是古典吉他,爱的罗曼史,献给爱丽丝,天空之城,欢乐颂,因为弹的时间不久,弹的结结巴巴,更不用说指法和感情,甚至连节奏都不知为何物…再加上一把烧火棍,你可以想象当时我弹的是有多难听。

  

  就是这样的难听…但是两个初一的小孩,就这样每天用着大量的话费,她听我弹着吉他。

  ……

  充满遗憾才是青春的正常剧情,没有什么能一直平淡美好下去。 我可以相信你,但我不能相信未来。 后来发生了很多曲曲折折不大不小的事。

  过去,早已过去。

  现在的我,有很好的琴和设备,有七把吉他,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大神大触。有很棒的排练房,有自己的歌,有很多找我学吉他的学生,有很多很多的演出。每年通过吉他,可以赚到不少钱。

  可是很难很难再找到一个人,值得我去给她每晚弹吉他,每天陪我发两块钱的短信。

  

  钢琴。肖邦的大波洛奈兹舞曲。

  一个冬天的周末,在琴房跟乐队里的钢琴声部长玩,一会摸摸长笛,一会敲敲架子鼓。然后他坐在钢琴前面,打开谱子弹大波兰,我在一边站着听,和他一起看着谱子。到第三页快要弹完的时候,我下意识伸手把谱子翻到了第四页。

  下一个瞬间。

  他手上的琴声没停,但回头看了下我,带着满满的笑意。

  一瞬间我心动了。可能那种感觉就叫做心有灵犀,我和他仿佛能读懂对方心里的一行行五线谱。

  PS:虽然现在不再心动了,但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也经常听到他弹的大波兰和肖邦的其他作品。只是每次听到第三页结尾的旋律,总会想起那个被阳光洒满的瞬间。

  “当年的摇滚党、乐队狗。专注电吉他演奏技术XX年。”

  “体验不是特别美好。但是噪、又TM真实。”

  

  2009年的某个夏天的夜晚,师哥乐队的毕业专场演出,舞台搭在学校的雕塑工厂里,头顶是巨大的吊钩和滑轮,无数只脚随着节奏跺在水泥地面上,灯光在飞扬起的灰尘里变得明明暗暗。我挤在人群的第一排,食指和小指高高竖起,挥着金属手势大声喊着摇滚不死摇滚牛逼。

  约莫到了十一点钟,演出结束,大家想办法各自骗过宿舍里的签到指纹机,浩浩荡荡登上校门口的黑面包,向几公里外商业街的小饭馆儿驶去。车窗大开,黑夜呼啸而过,身上汗透的T恤一点点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干。饭桌上烟雾缭绕,师哥们畅谈未来,我们则在一边侧耳倾听,同时把酒杯一次又一次倒满。

  

  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的场景,穿着黑色跨栏背心的熊猫兄抱着六七十斤的Marshall音箱一步步从教学楼走到雕塑工厂,周末去旧货市场打包做隔音墙用的废纸箱,装满了演出设备的小黑货车从商业街到学校来回是二十块钱,背着琴和效果器的我们一步步从校门口走到宿舍,又从宿舍走到教学楼里的排练室。

  一切如白驹过隙。

  2012年夏天,我们应师弟们的邀请回学校演出,三年之差。不用再考虑该死的签到,不用再担心晨功或早课——当年台下的我们已经站在了台上,当年跟我们一块儿瞎混的新生们变成了学校里的老炮儿和前辈,当年倒酒的我们酒杯被一次次倒满,但是睹见了社会面容的我们却不能再像师哥们那样畅谈未来。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生活,现在的确是无法再遇见了。

  与朋友们道别之后晚上一点钟回到旅馆匆匆睡下,早上五点钟起床往单位奔波的路上发现,无意间已经是腰酸背痛,不过是几首歌的演出,体力已有些力不从心的征兆。

  看看周围,当年的熊猫兄变成了足不出户的宅男,打鼓的李老师依然奋斗在摇滚前线搞起了乐队巡演。哥们儿们零落四方偶尔在朋友圈里一睹面目,偶尔发出几句牢骚或情绪。当年提着三十多斤琴和效果器一走就是几公里的我,也已经堕落到了去海边看音乐节也要买动车一等座。

  也许人的精神和体力就是变化的平衡,成熟和时间的代价就是原先无所谓的两步路变成了需要考虑的体力活,原来可以听歌练琴到半夜到爆肝而现在十二点钟多睡觉第二天就已经昏昏沉沉一整天暗无天日。些许是平日里的工作琐事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当年的甘世佳矫情的说十七岁开始苍老,可是我刚过了二十五岁,就不得不承认已经心生老态。偶尔看见电视或者报刊上的猝死,不禁唏嘘,也许身体安好,“剩”者为王,才是一切的真理。

  不是心不想,而是身体渐渐不允许,什么生活过活,都变成了体力活。

  

  突然开始理解少年时不惯的那种生活:朝九晚五吃饭应酬吹牛喝酒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也曾瞅见父亲当年的照片。红棉吉他与光芒四射的眼神。我也曾向往八十年代,单纯的白衣飘飘与象牙塔。思潮涌动在死水上泛起波纹,青年们仰起拳头,一切都让人感到生机和希望。

  大概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总是飞快就磨掉了一代人的风华正茂,我曾经犯过的忧伤他们不懂,他们的快乐却只有过来人才了解。

  以前在老师家里学大提琴,老师示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示意我看窗外,有三只小麻雀正静静的站在窗沿上……

  后来听老师说连续一个多星期每到他上午拉琴的这个点它们就会来^O^,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十分美好O(∩_∩)O

  

  大一的时候和当时的男朋友某天走在大学城的路上,一个卖唱的小伙子在路边弹吉他唱一些老歌,我给了他十块钱,问他我能不能唱一首,他说可以。于是我抱过吉他对着他那个音效不太好的麦克风,对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说:“大家好,今天天挺冷的,给大家来一首暖心的歌”。

  我唱了一首写给当时男友的歌。正好有一对和我们差不多大的情侣,手牵手路过,从我接过吉他就停下脚步,我唱到一半这个女孩突然捂住了嘴,没过一会就蹲在地上开始哭。我真以为是我唱的难听到把她吓哭了。硬着头皮唱完之后她还哭的梨花带雨的领着她尴尬的男友对我很真诚地说:“唱的好感人,写的也好感人,真的被你感动了”。

  

  这是我唯一一次把听众唱哭的经历,对我来说,这个在大冬天的马路边上听我用一把吉他唱情歌的姑娘对我的肯定也是值得我铭记终生的。

  当时所发生的一切都被我那个不解风情的男友默默地在一旁观看,而且他还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卖唱的小伙子把我电话要走了。唱完走了,我问他,有什么感受吗?他说,挺好的呀。

  ……

  再后来那首歌还在,不过他却变成了ex←_←

  小学五年级开始学琵琶。有一天我坐在客厅里正弹着,妈妈下班回家了。她说有好多小孩子坐在楼下,正对着我家窗户,听我弹。

  

  我弹琴,某汪总是陪在我身边。

  

  她爱听肖邦,一听巴赫就睡觉,我弹得不好就跑去厕所躲着趴在地上。

  

  不满之处就是踩踏板总是担心踩到她尾巴。。

  ?那天弹了一个小时的巴赫,一低头她睡成了这样,笑死我啦。

  

  曾给一个3岁的小女孩做钢琴陪练,小女孩很喜欢我。情人节那天她妈妈开玩笑问她“你的情人是谁呀?”她奶声奶气的说“姐姐”。她妈妈后来告诉我这件事后整个心都化了。

  

  素材来源:知乎

  整理、编辑:达达

  除 @慕言 家的狗狗之外,图文无关

  你呢?哪个瞬间让你觉得音乐如此美好?

相关推荐:

二维码